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新闻

当你要吹『酒牛皮』的时候,就来看看这篇文章……

来源:山荣说酒发布时间:2019-11-14 10:03:49

  昨天,【山荣说酒】推送了《贵州茅台镇真不是吹牛皮,不信你看……》

  这个牛皮,单从点击量来看,是吹失败了!

  然而,山荣知道,这样的内容,原本就不会有很多人认真读;更不会有很多人,会在乎的。

  除非,当你需要的时候——比如,需要吹酒牛皮了;比如,需要搞白酒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了……

  今天,【山荣说酒】刊发《遵义市暨仁怀市白酒历史文化遗产概况》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1.遵义、仁怀、茅台白酒历史文化遗产的『3321』工程

  遵义市暨仁怀市的白酒历史文化遗产资源,【山荣说酒】(ID:gh_d32d00c33d2f)将其概括为『3321』:

  第一个『3』指物质文化遗产,主要包括3个类别,即老窖池、老作坊、老厂房;

  第二个『3』指非物质文化遗产,主要包括3个各类,即民俗、传统技艺和民间文学;

  第三个『2』指2种保护,即文物保护、『非遗』保护;

  第四个『1』指1种人,即代表人或传承人。

  (一)物质文化遗产:老窖池、老作坊、老厂房

  按照不同的口径,遵义市暨仁怀市白酒文化遗产的数量,悬殊较大。原因是在此之前,从文物保护、从『非遗』保护的角度,均缺乏对白酒文化遗产较详实、系统的整理。

  学术界一般认为,白酒起源于宋元时期,宋元之前没有今天意义上的高酒精度蒸馏白酒。根据学者考证,『(茅台)北宋已开始生产大曲酒,至迟在明代以前,回沙工艺已经形成』。因此,按年代分,遵义白酒产区明代以前的文化遗产,主要是酿造技艺、习俗等『非遗』和文物。清代、民国有一些物质文化遗产,主要集中在近现代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按地域分,主要集中在仁怀及赤水河中游,播州(鸭溪老窖)、汇川(董酒、珍酒)、习水(习酒)、湄潭(湄窖)也有分布。其它县(区、市)分布较为零星,且传承、保护、发展情况欠佳。

  可移动文物,主要有酿酒的器具、书画、文献、手稿等。不可移动文物,主要是厂房、作坊和窖池。特色历史街区,以茅酒之源为代表,茅台镇京华老烤酒坊、黔台老酒坊、土城宋窖等等,也极具代表性。文物保护单位中,除茅酒之源外,还有茅台德庄文物群(德庄三合院、陈于逵圣旨墓、陈大常石院墓)、吴公岩摩崖石刻等。

  2013年,以『茅酒之源』为代表的茅台酒酿酒工业遗产群,被国务院批准为『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』。除此之外,遵义产区的省级、遵义市级的白酒文物,屈指可数。除众所周知的茅台、习酒、董酒、珍酒、鸭溪、湄窖外,还有如1979年建厂的赤河酒厂,1980年建厂的台河酒厂,1983年建厂的怀庄酒厂、台乡酒厂旧址等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(二)非物质文化遗产:民俗、传统技艺、民间文学

  遵义市暨仁怀市『非遗』种类繁多。白酒『非遗』主要集中在民俗、传统技艺和民间文学三个种类。因产业基础扎实,至今多数仍活态传承,但是,长期以来缺乏系统整理。

  比如,茅台酒技艺2006年入列中国非遗,酱香酒技艺却到11年后、2017年才列入遵义市级非遗。再如习俗,茅台镇重阳祭水习俗、茅台集团祭酒习俗于2017年列入遵义市级『非遗』。『端午踩曲』『重阳下沙』等技艺和习俗,业界虽已形成共识,但迄今尚未得到官方认可;又如民间文学中,有关酱香酒的传说、故事、曲艺等,尚未纳入官方视线。

  可移动文化遗产,即实物、文献、手稿等等,不是应统尽统,而是缺乏基础数据。白酒礼仪,从原料种植开始,到制曲、制酒、贮存、饮酒各环节,均有一系列的文化表现形态。虽不能、不必全部列入传统文化,但其中自有其精华所在——毕竟,到21世纪的今天,它仍在活态传承。

  区域品牌是个市场化行动,更多由法律、政策和市场决定。文化层面虽可介入,但成效可能有限。文化层面的名录,不建议列入,否则可能追不上市场的步伐,反而被动。包括非使用商标,列入名录除了『好看』,不起任何作用。在白酒文化遗产的保护中,文化应划清自己的『边界』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当务之急,是抢救性整理、保护一批文化遗产。2006年,有消息称文化部已将茅台、五粮液等中国名优白酒打包申报世界文化遗产,迄今无下文。2014年9月,仁怀市曾计划将茅台镇申报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。2018年6月,泸州老窖、汾酒等在白酒行业组建了『中国白酒老作坊世界文化遗产申报联盟』,国内8处白酒作坊及遗址参与,其中七处在四川,一处在山西。但是,茅台未参与。

  综上所述,遵义产区白酒历史文化遗产的关键性所在,概括起来不外『3321』。其内涵在于技艺和习俗,外延在于产区和传承人。技艺是载体,习俗是魂魄。没有产区这个市场基础,文化就不能真正活态传承。没有人,一切都是空话。

  2.全市白酒历史文化遗产保护、利用情况

  (一)政策保护情况

  长期以来,遵义市暨仁怀市『两保』(即文物保护、『非遗』保护)工作正常推进,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。在实际工作,却并未从支撑遵义、仁怀产业经济的白酒文化遗产视角,进行专项调研、普查。这也是到今天,谈及白酒文化遗产底数不清,情况不明的原因所在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白酒文化遗产博物馆、展陈设施方面,中国酒文化城自1997年建成投用以来,在保护、传播白酒文化遗产上,发挥了很好的作用。位于遵义的贵州酒文化博物馆自1989年开馆30年来,近年其影响、作用均未得到有效发挥。仁怀博物馆是贵州首家县级博物馆,馆藏大量白酒文物,现有展陈除解决保管功能外,其它方面乏善可陈。

  当前,全市白酒行业酒庄方兴未艾。这些建设中或建成的酒庄,或多或少均有白酒文化遗产的展览陈列,它们也是白酒文化遗产展陈的组成部分,但其水平、质量参差不齐,有关部门应加强指导,可将其纳入文化旅游予以统筹。

  (二)保障措施情况

  全市白酒文化遗产方面人才奇缺。有关政府部门缺乏专业人才,贵州酒文化博物馆等机构原有专家,多已退休。年轻人不愿、不会从事白酒文化遗产工作。人才青黄不接的情况十分严峻。

  关于窖池投保问题,由于不同白酒香型对窖池的依赖程度不同,在实际工作中应区别对待。浓香型白酒如泸州老窖,传统工艺讲究『千年老窖万年糟』,对窖的依赖度更高。酱香酒过去是石窖、泥窖混用,近年来才逐步规范。照搬『泸州经验』『宜宾做法』来谈遵义白酒历史文化遗产保护,可能水土不服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(三)利用情况

  遵义籍艺人,如李其书、蔡天虹、龙则河、周山荣等人,近年来在省内外大专院校授课。总体而言,我市白酒酿造技艺是活态传承,范围、谱系、水平等清晰,甚至可以说,『茅台镇的艺人,是中国白酒的大师,至少是中国酱香型白酒的大师』!相反,地方政策服务相对滞后。比如,酱香酒技艺列入2017年遵义市级『非遗』后,由于种种原因,迄今没有公布传承人。

  文化挖掘方面,一是茅台集团内部,着眼于茅台做了大量工作。二是贵州酒博馆禹明先、王玉桂等,有一些成果。三是在技艺、科研上,仁怀方面有所建树。如茅台集团、茅台学院以及地方白酒企业等,均在白酒文化遗产方面做了一些工作。

  白酒『技艺代表人』是泸州、宜宾的提法。我们更倾向于采用『传承人』。这一提法,显著区别于『非遗』的『代表性传承人』。对企业而言,如果『与我有关』,那当然乐于将其作为宣传、广告内容,但缺乏权威背书。但不能按照某种标准,生搬硬套。

  白酒知识产权,呵护茅台已成为行业共识。侵犯茅台知识产权的情况,随市场波动而起伏。总体而言,保护情况进步明显。一方面,保护的法律、技术力度持续加大,辅以合理疏导,包括与第三方合作的起诉等等,成效明显。另一方面,在我国取消『驰名商标』『著名商标』后,地方政府所能为极其有限。

  白酒文化与红色文化,相互依托,不可分割。组织部门的『红色培训』机制,可能会释放出比较好经济、社会效益。少数民族白酒文化,可以酌情列入。比如,仡佬族等是黔北这块土地的真正原住民,其酒文化独具特色。但列入的方式,还需推敲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3.存在问题

  (一)底数不清,情况不明

  总体而言,全市白酒文化遗产底数不清,情况不明。可谓『基础不牢,地动山摇』。在抓好立法等顶层设计的同时,强烈建议开展抢救性挖掘、保护。比如,有人专门『辅导』企业搞张王李氏酱香酒酿造技艺,试图列入各级『非遗』。这既有违『非遗』的本意和法律规定,也与实际情况有所出入,绝非长久之计。

  (二)理念陈旧,束缚工作

  在『两保』(即文物保护、『非遗』保护)工作中教条主义,对文物、『非遗』缺乏深刻理解,不能从法律原义上去推动工作,进而无视、忽视了产业、企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。比如,有的老窖池、老作坊、老厂房列入不可移动文化名录后,主动申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,迄今未取得实质进展。比如,茅台镇重阳祭水习俗、茅台集团祭酒习俗于2017年列入遵义市级『非遗』。一家企业而有『习俗』,这在全球范围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来。

  (三)剃头挑子一头热

  无论是立法层面的顶层设计,还是『两保』方面的工作部署,更多着眼法律政策,有意、无意忽视、忽略了行业、企业的需求,未能与产业、产区形成良性互动。比如,名称上『传承人』也许比『代表人』更有传播性;窖池、作坊、厂房列入保护,于文化、于商业都有获得感,自然会参与进来,也才有积极性。

  (图 | 贵州黔台酒,酱香老品牌——茅台镇黔台老酒坊实拍)

  4.工作建议

  (一)两条腿走路,齐头并进

  当务之急,一是抢救性整理、普查,摸清底数。二是在抢救性开展『两保』工作的基础上,推动立法等顶层设计。

  (二)取长要补短,因地制宜

  泸州、宜宾在白酒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做法,有其可取之处。但遵义、仁怀在白酒香型、历史等方面,有所不同。为此,既要取长,更要补短。可以借鉴瓷、茶领域的一些成功做法。

  (三)推动项目化,业有专攻

  有关白酒文化遗产保护、立法等的前期工作,可将有关事项项目化、课题化,委托给第三方专业人士去完成。

关于协会 留言板 版权声明 会员专区 联系我们

遵义市酒业协会 仁怀市酒业协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任何图文或建立镜像
客服邮箱:2084387361@qq.com制作单位:仁怀市酒业协会
Copyright©2019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9004416号